您的位置:主页 > 信息 > 正文

为啥东北人对穿貂如此执着?

【发布日期:2018-06-12 13:16 】 关闭

  熟悉清朝“朝贡贸易”的人都知道,清朝皇帝保持了东北人一贯的豪爽热情。你要来进贡,我必须得给你回赏,而且回给你的东西还得比你拿来的东西多,这样才不伤皇家的面子。清朝皇帝回赏的东西一般以丝绸布料为主,还有梳子、蓖子、包头、带子、针线、棉花、钮扣、桐油匣子这些日常用品,用以满足当地居民的生存需要。

  清朝,爱新觉罗家族带领着一大帮着东北亲戚到北京后,就不想着回老家了。本来东北就地广人稀,这下子带出了20多万的壮丁,东北就更加缺人了。

  在清朝初年,紫貂等野生动物广泛分布在东北地区,每年贡貂的制度对于猎户来说不成问题。但是到了清代中期,本地居民的猎户再想要猎貂,都要在山里围捕十几天甚至几十天。大量本地的部民从猎户转为农耕,更是让猎貂变得越来越难。

  除了人工养殖外,与俄罗斯的边贸贸易中,也有大量的皮草进口。紫貂也广泛分布在西伯利亚地区,前苏联时期也很重视貂类动物的人工养殖。俄国的皮草,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和俄国的石油天然气类比。资源丰富,且广泛出口。

  朝廷在黑龙江设立了布特哈总管衙门,其重要职能之一就是负责管理贡貂事务。其治下百姓无论是军士,还是百姓,只要身高大于五尺,就要每年缴纳一张貂皮。为了准确掌握贡貂的人数,清朝还有测丁法,每个身高五尺以上的人,都要编订成册,每三年还要重修一次。

  清朝时,对东北地区实际上疏于管理。总想着是自己老家,不会出什么事儿,也不愿意向老家人民多征收赋税。想想东北亲戚指着努尔哈赤家的老宅子、老坟头骂娘,当皇帝的也不好管太严实。

  这不,就连明朝政府非常重视的贡貂制度也曾经一度中断过。对土地扩张有蜜汁热爱的沙皇俄国嗅到了机会,他们一再侵扰黑龙江地区,才敲到了北京皇帝的注意力,清政府开始加紧对于东北地区的建设(要东西)。

  清中后期,紫貂已经濒临灭绝,黑龙江地区广泛出现了交不足貂皮的现象。清政府也只好转变了办法:贡貂不足定额的,就征收牲畜来替代。

  古代东北可不像今天人一样可以买棉衣棉裤、羽绒服。东北纬度高、热量低,不适合棉花的种植,更何况在古代东北地广人稀,根本就没几个人会种棉花。从棉花织成布匹再制成衣,费工费神又费力,还不如直接削块动物皮毛披在身上方便。

  这么多东北人都要为皇帝的貂奔命,这貂皮对于皇帝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长此以往,老百姓心目中对于貂也就有了根深蒂固的崇拜。

  为了获得貂皮,清朝政府还想了一个招。开放边境贸易,向同样是貂皮产地的俄国互市购买。只是西伯利亚地区更加人迹罕至,捕获貂的成本依然居高不下,进入中国市场的少量俄罗斯貂皮依然于事无补。

  康熙皇帝祖上也是东北人嘛。古代的东北人这么爱打猎,当了皇帝都忘不了这个传承在东北人基因里的爱好。打下来的动物肉可以吃,皮毛当然也就可以留着做成衣服了。

  清朝的贡貂制度中还有明确规定,贡貂足数和符合要求的给予赏赐,如果不足额或不及要求的要撤职,或者罚牲畜或者治罪。居住在黑龙江将军驻地齐齐哈尔城周边的达斡尔佐领就因为远离山区的貂皮产地而经常交不足貂皮,这些佐领的官位就成为了高危职业。

  这家有史以来最牛X的东北人,对整个东北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还直接导致了成百上千的貂遭了秧,吃了苦,面临灭种的危险。

  新中国水貂、紫貂的人工养殖技术取得突破,让貂皮行业的量产成为了可能。 1957年中国农业科学院就开始进行紫貂的人工饲养繁殖试验,从长白山地区捕获野生紫貂250余只。经过数年努力,紫貂的圈养技术有了很大进步。除了紫貂,水貂的养殖量也很大,目前我国是水貂的养殖大国,水貂皮每年出口量约占世界的10%,也给国内的貂皮市场有了比较稳定的货源。

  成本的降低和收入水平的提高也让东北老百姓们逐渐有条件咬咬牙置办这样一个“大件”,过去可能一件貂皮是好几个月的工资,现在可能真的比一部高配手机贵不了多少。

  在鄂尔多斯,“野兔丰盛”,“野鸡多且肥”,野兔多得跑进他的帐篷城内。他一个人一天打了将近90只野兔,第二天又打了110多只,又一天还打了将近50只野鸡。康熙特意写信向太子显摆,“鄂尔多斯兔有五斤者,四斤八两以上者多”,问太子“京城之兔不知有如此重者乎?”他自己承认,皇太子这次没来亏了,一大理由就是“未见如此丰满之兔”,他“内心颇觉遗憾”。

  熟悉茅台酒的人都知道,一件东西一旦打上了特供的标签,身价就会水涨船高。貂皮在清代就是东北人民对于皇家的贡品。清代冬季冠服以貂皮为最贵重,官民士庶未经许可不得穿着。于是,作为皇权象征的貂皮流入到市场上的数量极少,而越是稀少就越能激发权贵圈子的热情,民间百姓的仰慕。

  1.杨莫迪:《清代东北边砚少数民族贡貂制度与沙俄入侵的影响》,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硕士学位论文,2015年

  今天东北满大街可见的貂皮衣,与清代的端罩很接近,是一种无领、龙8国际平台毛朝外的皮衣。但那时可没有现在满大街都穿貂的壮观景象,这种服饰那时有森严的等级要求,能穿个带有貂皮的零散饰补,就说明有身份了。要是能拥有一大件貂皮制品,那绝是非富即贵的象征。

  东北人民爱貂这事儿,首先要感谢北京城著名北漂“爱新觉罗家族”,他用皇家的影响力为貂皮背书了200多年,让对貂皮的崇拜深入到东北人的骨子里。其次,也要感谢新中国的科学养殖工作者们,解决了貂生孩子的问题,才能够让貂皮温暖东北老百姓的心。

  。从字面意义上讲,主要也就是捕鱼打猎的。远的例子不说了,就拿清代文治武功第一的康熙皇帝来说,他就是个打猎的发烧友!

  所以,在清末民国的闯关东浪潮里,河北、山东的移民们绝大多数都是用棉衣羊皮等御寒,有几个农民能买得起貂皮?

  当时黑龙江地区的索伦、达斡尔、鄂伦春、毕拉尔等部族,被规定每户“岁纳貂皮一张”。居住在黑龙江下游、乌苏里江以东和库页岛这些特别偏远的少数民族居民,准许三年贡貂一次。

  • 上一篇:科技的力量告诉我们
  • 下一篇:中国物流金融白皮书》案例分享之七:感知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