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信息 > 正文

【“割肝救父”显孝道 现代社会仍需古老道德】

【发布日期:2018-10-04 11:15 】 关闭

  割肝救父,真是男子汉:父母割器官救孩子的事例我们听得不少,中年人割肾割肝救父母的事迹而偶有耳闻,但是一个88年出生的孩子主动割肝救父亲的事儿我真是第一次听说。子女行孝本是天经地义,但是这孩子这么小,就有这样的勇气和孝心,实在是让人感动。这样的孩子真是男子汉,了不起。

  温暖百合(家庭主妇):孝心从小培养大概7岁的时候,女儿开始为给爸爸什么样的生日礼物而发愁。开始我看到孩子这么小就有这样的心思很有趣,后来觉得这是培养孩子从小就有孝心的好机会。原本女儿只是想着给爸爸挑礼物,在我的引导下,她逐渐养成了每天为长辈做一件事的习惯。孝心不是非要等待长大了才明白,让孩子从小养起吧。

  我们姑且不去讨论潘健的行为是应该高功颂德还是理所当然,只要这则新闻触动到了你麻木的神经,使你想到自己年迈的父母或者曾经的不懂事,让你有了一丝感动、一声歉意,就足以了。只要每个年轻人在潘健身上学到一点东西,并付诸实际,这个社会就和谐了。正如法国作家雨果所说:“亲善产生幸福,文明带来和谐”。

  “百善孝为先”,这句古语每个人都不陌生,潘健割肝救父自然是这一古老品质的最佳诠释。近日,北大将孝作为“校长实名推荐制”的考察标准之一。然而,与人们对“孝”的心理期许相反的是,近几年,“不孝”的事件常有耳闻,仅今年,就有“留学生机场刺母”和“公务员暴打父母”等令人瞠目的事件。在社会对道德普遍丧失信心的情况下,孝道也正经受着考验。

  在现在社会说起道德,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因为大部分人都不屑于谈论。潘健的事让很多人重新关注起80后的道德,觉得终于摘掉了80后身上的某些标签。但事实上,一个潘健远无法解答全部问题,他固然让人感动,心生赞美,但社会的病症仍是病症,并未减轻分毫。潘健的出现是一个安慰,当然,我们期待每个人都能给别人这样的安慰。那样的话,世界总归是美好的。

  蝉声过雨(媒体从业者):有些孝,我无能为力说起孝顺,我多少有些惭愧。父母都还挺年轻,身体健康,赚钱比我多得多。他们总说不需要我做别的,只要赶紧结婚生子就是最大的孝顺了。在这件事上,偏偏我总比别人慢好几拍,成了不折不扣的“不孝子”。这两年,假期再无聊,我也不愿回去面对父母的唠叨。更可怕的是,他们越念叨,我就越不想结婚。

  孝顺,这是我们每个人都有过的机会:孝顺固然是潘健这样的举动,却也更是寻常生活里的小事,是细水长流的心意。每个人都有父母,绝大部分人都有孝顺的机会,大部分人所面对的都是平静不起波澜的生活,在这生活之中,孝顺都是最简单和不起眼的事情。而这些事情往往都是我们忽视的。

  潘健至今还在广西工学院鹿山学院艺术系学室内设计,开学就大四了。潘健回忆,当得知父亲重病,肝功能储备较差,唯一的办法只能进行肝移植手术时,顿时崩溃了。“当时有种没有希望的感觉。”听医生说,只要血型匹配,身体健康没有任何病就可以给爸爸捐肝,当即萌生了“自己来”的念头。[详细]

  鲁克(教师):行孝之路辛苦,但是愿意付出父亲从患病到现在已经有十多年。这十多年里,我们全家人和他一起都在忍受着煎熬。每天下班,我都不敢在外作一刻停留,必须第一时间赶回家,和母亲一起给父亲翻身、擦洗、准备药物。虽然这种生活让我十分疲惫,常常想逃离,但是我也深知这种机会过一天少一天,虽然辛苦,但是值得。

  潘健割肝救父的事迹让绝大多数的网民都大受感动,俨然是新时期施行孝道的典型。然而,救父虽是一个孝顺的问题,割肝却是一个科学的问题。潘健能够救父成功,不只是孝的信念,更重要的是他在科学上符合了要求。我们固然提倡“孝道”,但是孝有很多方式,如果潘健不适合捐肝,他难道就不尽孝了吗?当然不是。只是,在孝的问题上,我们同样需要科学合理。

  1988年出生的潘健今年23岁,当他得知父亲病重急需做肝脏移植手术后,立即决定将自己健康的肝割给父亲一部分,挽救其生命。于是,他体内一块完整的肝被割出57%移植到父亲体内,父亲因此保住了性命。

  大白兔(大学生):不幸让我一夜长大和所有的同龄人一样,我从小就成长在五六个大人的呵护与疼爱之中,是人们常批判的那种“小公主”。然而,我的生活在爸爸遭遇车祸去世后就被彻底改变了。在那之前,我从没想到过我会失去爸爸。现在回忆起他对我的关爱,我万分后悔没有在他在世时对他好一些,早些懂事,好好孝敬他。

  有许多人谈起80后总觉得他们自私、无知、甚至于“简单”得如同愚蠢,他们似乎就是冷漠、麻木、娇惯、不懂事的代名词。但是无数事实证明没有过太多磨难的80后们朝气蓬勃、纯真、敢爱敢恨、在他们的身上没有太多的负担,他们能让人觉得快乐如此简单,没有历尽苦难的沧桑,没有那种诡异的城府,他们是温暖的一代。潘健“割肝救父”的事迹,正是让我们看到了80后身上宝贵的品质。

  黑键盘(程序设计员):在外游子的遗憾工作之后,我几乎一年才能回家一次,每次见到父母都觉得他们苍老了很多。我工作的城市离家乡有一千多公里,平时根本没有时间回家陪他们。所以,我能做的也只是平时多给他们打打电话,过年的时候花心思为他们挑些礼物。尽管如此,我的心中还是十分愧疚,也害怕他们忽然生病或者遭遇不幸,但现在只能暗暗祈祷吧。

  年轻人的孝顺难题:现今人们普遍的观点是:现在的年轻人是蜜罐里长出来的一代,是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独生子女,总是自以为是,不知孝顺父母和长辈。而潘健就用实际行动打破了人们的固有观念。不过,年轻人的“养老”形势倒确实是严峻的。也许以后要面临两人养四老甚至更多的局面。

  麦和谷(白领):孝顺,想说爱你不容易我自认是个十分孝顺的人,但是我和老公都是独生子女,要赡养双方的父母以及我的爷爷,5个老人让我们有点不堪重负。除了我的父亲,其他四个老人的身体都不算好,我的爷爷已经85岁了,更是三天两头生病。照顾老人,经济上的有压力,精力上也有压力。毕竟,我们的闲余时间本来就不多,两边奔波照顾老人让我们疲惫不堪。

  这样的孝心,有几人能做到?当故事只是故事的时候,一切似乎都很简单,也并不揪心。然而,要是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有几个人有这样的勇气,用自己的器官去换取父亲的生命?我也许最终也会做出和他一样的选择,但我还是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勇气去承受这些痛苦,更多的是无处不在的恐惧。

  • 上一篇:写研究报告 还要搞小发明 花式暑假作业急坏家长
  • 下一篇:【将改革开放进行到底】改革开放40年 中国铁路